全国业务统一垂询热线:400-8848-559

四 淫秽色__思思干 在线视频_额去撸视频

发布时间:2017-12-15   标签:科普体验馆   
  • 四 淫秽色
  • _思思干 在线视频
  • 额去撸视频
  • _思思干 在线视频

四季无声更迭,年华掷地有声,似乎只是一转眼就又是一年的夏末初秋时,这样的季节适合旅行、适合发呆也适合回忆。记得有人说浅夏总是胜过初秋时,我却觉得初秋实则胜过春、夏、冬,这么说来也确是有原因的。 四季中,春天冰雪消融、百花齐放却实属乍暖还寒;夏天绿树成荫、蓝天白云却酷暑难当;冬天白雪铠铠、万籁俱静,即便貂皮大衣却也难逃刺骨冷风……而只有秋天她没有冬的严寒亦没有夏的酷热,像是综合了四季的绝代风华,不冷不热、不远不近、不媚不俗,不夹人间烟火般的立于尘世。 她没有早一点也没有晚一点,总是不知不觉间来到又悄无声息的离开。那金黄的麦田、累累的硕果、漫山的红枫和飘飞的黄叶是记忆中她悄悄来又悄悄走后给世人留下的一幅天然画卷,艳丽又不失端庄。这种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的姿态像极了南方的姑娘,含蓄的释放着她独特的美。就连著名画师梵高笔下艳丽的油画在这样的天然画卷面前也不自觉的黯然失色了呢。 带着无数世人的喜爱即便是在萧瑟的秋风里也该是温暖的;即便是秋去冬来又一年在某个落日黄昏的夕阳下偶尔的惆怅和黯然神伤里也该是带着感动的。 也许正是因为她是四季当中让人感觉停留最短时间的一个季节才更显得弥足珍贵、也许是她涵盖了太多的特色和优点,也许是……就光凭不冷不热、秋高气爽这一点我想已经足以让人对她记忆深刻,那特有的秋季斑斓色彩更是为她锦上添花,这样的她怎能不让人心甘情愿被为之俘虏? 一年又一年,一季又一季,带着些许的无奈也带着些许的不知所措就这样日渐成熟、日渐变老。光阴在流水落花间和季节辗转中悄然逝去。长大后、成熟后的我们多了一份责任、多了一份担当、多了一份隐忍……也无可避免的少了许多快乐。也正是因为如此很多时候我们才会越发的怀念少不更事时的自己,以及可以任性、可以调皮、可以捣蛋的那些年少时光吧!我们有权利拒绝不喜欢的人、不喜欢的事、不喜欢的物,却唯独不可以拒绝成长。季节在不断的轮回,时间在不断的流逝,我们也该成为更好的自己,这样才不至于辜负了美好的青春年华。 其实每个年龄都各有好处,每个季节也各有美处,就看你拿怎样的心态和怎样的眼光去待着、看着。诗词有云: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烦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很多事物只要学会看开便能随物而喜、随心自在、随遇而安。 执一份愿望,怀一份淡然,在夏末秋初里安然浅笑,喜迎一草一树的盛衰枯荣、笑看一季一季的花落花开。 作者/夏雨天 微信:xiaoqin7171 微信公众号:xiaoqin80900夜·搁浅

天气渐渐暖和,穿着毛线拖鞋有点烧脚;季节转换真快,眼前又浮现刚穿上毛线拖鞋的那一幕。 老婆:哎、你不说一个月二百块零用钱不够花吗,哪来的钱买这么漂亮的毛线拖鞋? 老公:同事帮忙勾的,没要钱。 老婆:有这么好的事,免费勾鞋,还勾人吧。 老公:吃醋了,同事自己勾了一双拖鞋,我看挺好的,就请人家帮忙勾了双,给钱人家不要;省钱又省事的好事,干嘛没事找事。 老婆:省钱、省事、不省心呀;把它甩了。 老公:废话,天气凉了,还穿塑料拖鞋冷死了。 老婆:穿上这双破鞋,你暖和了,我心里拔凉拔凉的。 老公:那我暂时穿着,等你买了新鞋就换。 老婆:不甩是吧,告诉你我们领导还想送我双皮靴了。 老公:你敢! 老婆:你敢,我就敢! 老公:看我晚上整死你。 老婆:有本事现在就整。 老公:肚子饿了,没劲。 老婆:那好晚饭给你加个菜,补一下,来个清炒虎鞭。 老公:拉倒吧,又吃黄瓜。 老婆:黄瓜怎了,你看又粗又大还带刺,多棒;美容佳品呢。 老公:美的一点肉都没了,荣(容)个屁呀,就像躺在乱石堆上,艮死了。 老婆:有这么洁白光滑的石头吗? 老公:有,宝石。 老婆:就是哦,天天抱着美玉睡觉,美死你了。 老公:没感觉到,我摸着象猪大排。 老婆:你才是猪呢,种公猪。 老公:不是吧,公猪配种要收费的,你不仅不给钱,还把我的工资卡收了,太黑了吧。 老婆;猪会用钱吗?他的吃喝拉撒睡,不都是主人伺候的。 老公:我请你烦神了,人家送双拖鞋还啰里啰嗦一大堆。 老婆:不啰嗦行吗? 老公:怎不行,我一没钱, 老婆:长的帅呀。 老公:二没权, 老婆:功夫棒啊!现在有些不要脸的女人,闻到臭男人的味,就往上贴。 老公:同事之间帮点忙,别瞎说;给我二十块,我明天给她钱行了吧? 老婆:给你五十。 老公:这么大方。 老婆:你不说二百块钱不够花吗,这个月起加五十,二百五! 老公:你才二百五。 老婆:别把我当二百五,敢在外面乱搞,当心我剁了你老二。 老公:剁了好,省事又省心;叫你天天啃黄瓜。 老婆:想的美,我这辈子就夹着你这条老黄瓜不放,看你有么门? 老公:么门,单门独户,孤苦伶仃一辈子呗。秋 语

秋雨冰凉, 因为它从那么高那么高的九重天上掉落, 太高了太高了。 “高处不胜寒”,所以怎会不冷呢? 秋雨苦涩, 从那么高那么高的天空掉落又渗入那么深那么冷的地下, 怎会不苦、怎会不涩呢? 秋雨是泪,是天空的泪水,冰冷彻骨, 所以挨到秋雨的东西,才会都准备冬眠吧? 只有松柏不会, 因为松柏的根扎得那么紧那么深, 深到秋雨都无法到达, 深到让松柏有一颗古代Sparta战士般的心, 早已容不下柔情, 早已感受不到秋雨的冷、 秋雨的苦、秋雨的痛……

 _思思干 在线视频

青春的年华早已在时光的流逝下,杜撰成了流年里的故事。不知在那半世流离里有多少人值得你铭记,又有多少记忆值得你去将它请进生命里。过去的璀璨是否已将它雕刻,当你回首时,是否还记得那个最疼你的人,如今她是否依在? ——题记 留不住的时光,总想在岁月里轻扬。经年的旧梦,记载着多少红尘俗世,多少的人生卷宗,已泛起了陈旧的色彩,染了世事变迁的感伤。我们总想静静地勾画属于我们的流年,却在描绘色彩中,将自己渲涤到无我。 总认为,陪在身侧的人不会离开,路过你世界的就会铭记。可当你回首,陪在身侧的人就好像路过你世界的人,而路过你世界的人好像从未出现过。来去匆匆的过客,覆盖着烛尽光穷的时间,我们再也寻不到最初。 但你们还记得最初的那段光阴么?还记得最初谁陪在你身边么?还记得与谁许下海誓山盟么?是否最初的你们都携手着一份难得的缘,它与时光携手翩翩而来,与你共赴一场桃花流水的约定。而你倾尽所有,只想换得那一抹浅笑。当你如今回首,你还记得那个她么? 很多时候,我们无法将一段缘分永恒,总觉得幸福的时光如此短暂,却在过程中亦忘了享受,直至人走茶凉才发现,自己不曾好好拥有过,甚至挥霍着来之不易的情,虚掷着对方对你的好。 把一切当之注定,却忘了注定中的离散。每一段缘份都有着本身的期限,上天并未给你永恒的生命,自然享受不了永恒的幸福,每个人的相聚,都有着本身的意义与故事。缘深将是爱,缘浅将是情。遇到缘深则不易,遇到缘浅则容易。守爱难,留情易。 多少人因为情,弃了爱,直至有天将自己推入悔恨中,却再也无法重新来过。弄丢的人,回不来,当你选择转身,换回来的将是流年里的沧海一粟。即使铭记与深刻,即使一生牵绊,也改变不了她只是你生命中一个过客的事实。 别把上天所赐的缘分当成理所当然,亦或者是当成无所谓,那么终有一天,你会在岁月里细数着走失的时光,感怀着自己不经意所失去的所有,然后泪水溢满眼眶,将一段段心事化成一声声叹息,将一段段往事化成一袭悲凉。 我们不说前尘来世,只诉今生,别让爱将你变的寂寞,别让沧桑袭卷你的容颜。弃不爱你的人,惜爱你的人。别让流年故事写满悔恨,别让时光充满悲凉。我们都是红尘里的恒海沙数,不管曾经惊艳了多少情思婉言,亦或是惹得多少凄凉,在红尘里,那些故事都将云消雾散。 若能守得花开,那就别把最疼爱你的人弄丢,因当失去便将再也无法拥有。 若能痴得红尘,那么就别让爱你的心受伤了,当心寒你将再也感受不到温暖。 若能携手永恒,那么就别让海誓山盟随风而散,当承诺尽了,永恒的故事该怎么续写。 时间终不会停留,谁也无法回到从头,当你失去,那么就将会变成记忆的锁,然后在寂寥无人的深夜里,细数着伤心。 在红尘,有个爱你疼你的人不易,当她还在你身边,就别把她弄丢。 QQ:1090322944剑指玄天

(一) 三月天晴,桃花欲醉,梨花纷飞, 距三里外的古谭清镇的李家府邸,白红浅染,瓣落重叠,一声清鸣,李府千金出生,那时,春风拂柳,桃花鲜艳,梨花纷飞,缓缓掉落府中各个角落,李员外大喜,天降祥瑞,望着满地落红浅白,便欣然起意,取名李落红。 年复年年,日复日日,转眼,落红已是黄花闺女,亭亭玉立,闭月羞花,引得多少大家子弟上门求亲。自落红出生以来,李府便承祥运,欣欣向荣,一举成为清镇数一数二的商富,李元昊笑开了花,更加疼爱落红,只是,每年三月花开,桃梨纷飞,落红便会大病一场,陷入昏睡,寻百医诊治,都不见好,而李府的运途也接连下降,做什么都不顺利,无奈,李元昊只能叹气,落红的母亲为此哭肿了眼,看着落红日渐消瘦,从小到大,落红经历三月,便得修养一整年,然后轮回往复。 落红,自小乖巧,生的漂亮,喜欢琴棋书画,又善解人意,深的府中大小人群喜欢,因为身体缘故,除了上过街道,便没有出过远门,既向往又害怕,家里的父亲总是说起外面的世界怎样不好,坏人太多,一不小心,便会丢了性命。翌日,一位乞丐路过李府,逢李元昊回府,恰逢三月,花开花落,落红陷入昏睡,府外生意接连不顺,皱着眉头,看着乞丐站在府外仰望,便觉得晦气,正欲怒之呼出,便看到乞丐摇着头嘀嘀咕咕,李元昊,虽为富家子弟,年轻时也经历许多,一瞅,便觉得这乞丐有大学问,放低姿态前去请教 “先生,不知贵姓”乞丐也不意外 “免贵,只是途径此地,告辞” “慢走先生,李某斗胆请先生到家中小叙”家丁疑惑,不解问道 “老爷,您怎对一个乞丐如此下气?” “胡闹,自个回府去,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房间门”家丁恼怒,但也不敢违命 “是,老爷” “先生莫见怪,府中子弟不识先生真身,见谅”乞丐见李元昊有些度量,也有些胆识,也不想年轻女子就这样英年早逝,便软下心说道 “李老爷,不必挽留,且听我诉说,家中有女,命里缺魂,三月昙现才昏昏欲睡,恐命不久矣”李元昊一惊,有些焦急,手抓乞丐手 “敢问先生,有何办法救治?” “千里云山,灵秀之地,此女前尘几世执念,尚在山中,宿命因果,贫道不愿涉足,但又不愿女子拖欠而香消玉殒,贫道这里有两道符,一符可以使家中女儿醒来,保三年平安,另一符只能到云山最后关头才能打开,若想家中女儿长命,只能支身前往千里外的云山,切记,只能支身独往”话毕,乞丐便消失不见,吓了李元昊一跳,便俯身跪下,细语感谢 府中,青砖红瓦,绿意鲜然,小径通幽,青竹展叶,庭院,桃花鲜艳,梨花纷飞,一层一层,李元昊这些年也觉得奇怪,为何自家桃花不败落,梨花不纷飞,唯独三里外的桃梨双林纷飞至此,巷院满落,还请法师做过法却依旧不行,原来,缘由桃梨落花纷,宿命辗转要扣门,千里云山命中劫,前尘执念要归根。 (二) 近些时日,落红的母亲拉着落红游走大街,走名山古诗,带她一路游游玩玩,看山水欢悦,听跫音洗耳,品小吃美味,落红喜的天真可爱。这日,路访园中林,走在青石路,左右逢源,且青林假石环入,鸟乐琴欢,深入,曲径通幽,竹林环绕,清风脆鸣,再深入,桃花鲜红,遍地花开,落红和母亲,也不由吃惊,清镇竟有如此美景,此前前所未闻,走在桃林古道,酒香弥漫,淡而香,香儿痴,缥缈,落红撒娇似的看着母亲,示意自己先行,母亲点头,随遣两位丫鬟相伴。落红,身着粉红碎花裳,发入木簪,随风摇曳,如花一般鲜艳美丽,深处,一男子,清秀俊逸,拂一古琴,身着白衣礼服,檀木香香而伴,左手葵扇,右手壶酒清杯,跪坐,身后花梨白,一番诗情画意,拨炫奏响《桃花醉》,曲音清清淡淡,起缓平伏,诱人心神,落花纷飞,梨花浅唱,酒香沁人,妙哉。落红闻乐,迷醉,自袖口取出竹林落叶,玉唇轻启,轻吹《梨花吟》,两曲相交,感叹此乐只应天上有,人间难有几回闻,踱步轻盈,恰时相逢,四目对视,透露心灵的喜悦,眼神交汇,定天下山河岁月,芳华流年。曲罢,男子起身,手持葵扇,拱手弯身 “见姑娘也是爱乐之人,敢问姑娘名讳?” “公子见笑,女子姓李,名落红” “李落红,好名,先人有“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名诗,后有李姑娘如此芳名,一切缘定,呵呵” “公子取笑了,敢问公子名讳” “小生姓梨,单名浅” “春风忽如,梨花浅白,妙、妙” “李姑娘见笑了,不知姑娘有没有雅兴,共饮一杯,谈论古今,诗词画赋” “公子还是叫我落红的,不生分” “好,那李……不、落红,那你叫我梨浅吧!请……” 两人双双坐下,远处, 落红的母亲的见着,未曾看见落红如此开心,便不忍心打扰,一直在几里之外候着,待到夜幕迟临,落红方才醒悟,连忙找寻母亲,跟梨浅道别。接下来的时光,落红忘乎所以,跟着梨浅游山玩水,诗词歌赋,好生快乐,也行善救济苦命之人,还闲于农家,体会农耕,日出日落,两人虽不是夫妻,却也如是,只是,两人从未说破…… (三) 转眼光阴,两年有余,李府中 “红儿,该启程了。这两年的日子,有你欢蹦乱跳的陪伴,我们二老很幸福,家里不用担心,为父会照顾好你的母亲,等你了却执念归来……”落红跪下磕头 “父亲、母亲,女儿不孝,让你们忧心了,女儿这一走,不知何时归来,您二老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等女儿回来” “快起来、快起来,孩子,这不是你的错,是为父没有……”语气哽咽,落红抱着父亲,双双流泪,母亲也过来抱着落红流泪,不知过了多久,方才止住。府中家丁见状,也不由得心酸 “红儿,为父决定,捐出一半家产去行善积德,为你祈福,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父亲……”又一次的声泪俱下 试问?谁家父母不希望自家的孩子能过的好一些,自在些。比起钱财,运途,亲人胜过一切。夜晚,落红一直睡不着 “落红,在想梨浅吧!”母亲走进落红闺房问道 “母亲,我……” “傻孩子,母亲都知道,从你们第一次见面,母亲就知道,至于你们为何都没有说出口的话,母亲懂你,不懂他,不过,你要是想见他,现在就去吧,把想说的话都说了,然后,安心启程”说完,母女两人不由的潸然泪下,仿佛生死离别就在现在 “不,母亲,给他一个念想吧,我相信我会回来的,如果,我说如果,两年我未回来,你就差人告诉他真相,若回来,就给他一个借口,他若来问……” “唉,何必了?傻孩子……” 翌日,拜别了父母,独自上了路,千里,不过几个时日,这两天,落红茶不思饭不想,整个人像是生病了般,就连月色也被感染。云山,古谭最高峰,充满无数传奇,曾有闻,云山山里出了饿食怪,见什么就吃什么,且吃饱了便睡,可奇怪了去,连山都能吃的饿食怪竟吃不动云山,还曾被一白一红的剑气打落,受其重伤。那时,民不聊生,百姓惶恐逃生,却总逃不出去,而外面的人也进不来,日子久了,这里荒的厉害,无山无河,无人无烟,忽然有一日,云山显现万丈光芒,天空立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素白衣裳,女的粉红碎花罗裳,与饿食怪物斗法,天昏地暗、山河破碎,最终两败俱伤,无奈之下,只得以千年的修为封印饿食怪,后来,时间辗转,轮回百世,这里也有了人烟,因为四周成山,俯视似谭,又借古传说,便名古谭,而清镇,说来也怪,桃花梨花自古就有,清风徐来时,两花交相纷飞,甚是美丽,于是后人便以清镇自称。 落红入得云山,可谓奇叹,百花现景,青草欲滴,百鸟竟来围观,甚有仙雾垂落,飘飘乎,说也奇怪,一般人到了云山,只会觉得此山荒凉,而落红到此后,竟万物复苏,且千里外的清镇竟可以看到红白仙光,数日间,众人皆来朝拜。望此景,身为女子的落红也会忘掉悲伤,迎风轻舞,逢花清唱,与流水嬉戏,赋词题画,真是 “人间仙境何处?初逢云山百花深处……” (四) 游游走走,不觉来到半腰山处,忽感有种呼唤,便寻着呼唤到了一山洞,洞口写着别有洞天,身还未进,就感知凉意,寒的发慌,便不自觉的退缩,可到了这,呼唤声更强,便鼓着勇气进去,一进,云雾缭缭,竟没有原有的寒意,洞里种着桃梨两树,走近一看,还有一座茅屋,朴素,仿佛能想象到曾经屋主的生活。落红呼唤,四下没人,便轻推门而入,忽然一缕金光射入瞳孔,落红便沉睡过去,梦里,落红见着一个镇子,有些眼熟,一看,这不就是自己的家吗?那不是自己吗?落红疑惑,随着梦境深入,见到了梨浅,而那些画面就是她自己经历过的,只是后来,她和梨浅喜结连理的当天,云山巨变,一头自九幽的怪物挣脱而出,毁灭山河,食肉城镇,而追杀饿食怪的神仙在阻击饿食怪时受了重伤,赶到清镇时,只剩下寥寥几人,便救了他们,后来,神仙便在这个地方设了封印,进出不可,因受伤太重久不时日,便传下修习功法和随身宝物(时间轴),原来,时间轴是上古神器,有借时空之用,凡进入时间轴的人,他所修炼的空间与外面的空间会相差几百年,甚至千年,但外面的时间也会走,留下这些后,挑选有根骨的两人,其余全部送走,自己便搏命重创怪物,换来夫妻俩修行的更多时日,这个洞府了,也就是那时所创,修行乏的时候,两人也会在洞府过着凡人的生活,后来修炼大成,两人大战饿食怪,身受重伤,男子舍命利用时间轴封印饿食怪,女子亦要随之,男子不让,便施法定住女子,趁饿食怪还没有逃远藏匿起来,便化尽千年修为将饿食怪封印,自己的肉体幻化山丘河流,眼睛幻化花草树木,自此,女子用眼泪洗礼桃树梨树,在以仙法固落三月情缘,完成琐事,便守在时间轴旁,不曾想,饿食怪意志强大,幻化梦境,随着时间渐渐侵蚀女子心神,种下魔根,欲求女子解开封印,待大梦初醒,女子差点铸成大祸,便追寻男子的脚步叠加封印,恰时,天星轮转,星光耀世,时间空间恰点分离,时间轴出现间隙,分出四魂六魄轮回,以此为念,以此修行,待到十世圆满,魂魄归兮,便灭杀饿食怪。梦境停止,落红醒来,旁边一男子,眼泪稀里哗啦,拥入 “傻瓜,好了,不哭……”男子溺爱的抚摸着,沧海桑田,所谓轮回,不过是修行的一场梦 “好了,听我说,这一世是最后一世,我们的梦到了原点,要想拯救镇里的人那就得杀死饿食怪,现在你要做好承受十世的修为的法力”女子抬头仰望,乖巧的点头,一瞬间,便换了模样,变得凌厉、一副天下唯我独尊的模样 “开始吧!”男子吻过女子额头 “你闭上眼,凝气会神,气沉丹田凝气,然后顺着七经八络游遍全身,试着打开身体的混沌之门,游历天地,找寻馄饨中最熟悉的自己……”落红闭上眼,顺着梨浅的话语寻找,残缺的魂魄在天地游荡,久久未果,无奈之下,落红就地盘坐,静心默念,忽然间,一朵云彩浮过来,很柔和很亲切,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云彩有了呼吸,有了律动,还会发出伊娃的叫声,然后,一个如瓷娃娃的女孩在落红的手里成形……外界,已经过去三天三夜,梨浅一直守候,忽然,落红红光祥瑞,梨浅大喜,功成。月光下,一双玉足放在清泉里,身体依偎在男子肩膀上,久久未语,这时,男子取出古琴,轻弹《桃花醉》,女子变换竹叶清吹《梨花吟》,时间仿佛回到相逢的日子,园林里,一女子、一男子,曲乐相融,桃花鲜艳,梨花纷飞…… 封印之地,云山山顶,九幽入口旁,因没有特殊诏令,无法进入九幽,只能等待时机,话说时光轴,有借时之用和封印之用,但死路也是生路,若能了解其中奥妙,便能借用,此怪物乃昆仑山饿食怪,秀气灵灵,有非常妖之智慧,参的一时半解,借时光修炼,幸好,轮回十世归来,如若不是,恐天下之祸害,翌日,落红梨浅来到山顶,便感觉妖气弥漫,便知大事不妙,念去咒语,收回时间轴,还三魂七魄,饿食怪幻化人身,书生模样,文静秀气,如果不是知道他是妖怪,怕没人会认为他是妖怪,想当初未有如此道行时,血盆大口,如铜铃般的眼睛,青色的肤色还长着疙瘩,两颗獠牙沾着口水,极其腥臭,如今 “几百年不见,看来你的道行已经提升了很多啊!都能幻化人形了”梨浅说 “咯咯咯!又是你们啊,真是好久不见,十分想念,来,瞅瞅我的新形象,秀气吧……” “披着人皮的怪物,还是妖怪,没什么区别,只是,你还能不能逃过你的生死劫,那就不知道了”说完莫念剑显现手中, “你们真无趣,二话不说就想打,我还饿着了,不想理你们”说完就想飞走 “别着急,等我们把你杀死了,你就永远不会饿了”落红握着相思剑对立 “你们真以为我是软柿子,随你们拿捏,既然你们想死,我就成全你们”说完,一股戾气暴发,顿时,遮天蔽日 “双剑出鞘,鸳鸯剑灭” 两道剑光攻击而去,怪物一看,一出手便是杀招,也不敢大意 “食吞天下” 一张巨嘴遮天蔽日,后腿腾起,重叠杀招——食魔九天,云山外,只见天边爆炸,亦或红白光辉和黑云压顶,山顶,两人一妖斗得不分山下,便倾尽全力 “太古初现,阴阳分割”顿时,阴阳鱼浮现,化为一把巨剑刺去,饿食怪感觉生命受到威胁,幻化本体,也不顾性命,取其妖核精血通古聚灵,血魔食日,血洗食月,落红梨浅大惊,这也是阴阳之术,盘古开天地,他的眼睛分化阴阳,一只为阳,一只为月,日月融合形成八卦真图,两者相碰,云山巨震,山石滑落,方圆几千里外的地方,家畜号鸣,野禽颤抖,山脚周围山体塌陷,大地崩裂,仿佛末日来临,九幽微颤,阎王睁开眸子叹息“宿命情劫,前世因,后世果,一切定数。” 这时,云山山顶,一场大爆炸,落红梨浅倒飞出去,口吐鲜血,断剑残恒,脸像一张纸那样苍白,全身软弱无力,另一边,饿食怪也口吐鲜血,但妖体蛮横,显然比他们二人更能承受这样的冲击 “哈哈”饿食怪大笑 “我就说,你们想死我就成全你们”然后,摇曳身躯,一步两步,距离越来越近,梨浅强撑一口气,想要用残存的法力送落红离开,谁知?落红取出一个锦囊递给梨浅 “这是父亲给我的,说是在最后关头才能打开” 梨浅急忙拆开,上面写着“天地法器,逍遥无为,化身死而逍遥,为逍遥而无为,混沌”看完,梨浅无奈的笑着说 “红儿,宿命情劫,我们始终躲不开……”哽咽一下 “红儿,我不在身边的时候,你要照顾好自己”说完亲吻一下落红的额头,站起来 “梨浅,你要干什么?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你在抛下我……”落红强撑着身体,紧紧的抓住梨浅染红的白衣,想顺势站起来,却一次又一次的倒下,只听到“天地法器,逍遥无为,化身死而逍遥,为逍遥而无为,混沌” “砰”, 一声声响,天空中传来“再见了,我的爱人” “不……” 饿食怪炸裂,余波波及,落红昏厥过去,不知过了多久,等醒来时,身处九幽最深处——地藏菩萨道场 “阿弥陀佛”落红微微睁开眼 “这里是?” “地藏府”落红一惊,便不顾身体的参拜 “参见菩萨……” “施主,不必多礼,你伤未好” “谢菩萨,菩萨,我……”话还未说出,眼泪就已落下 “阿弥陀佛!宿命情劫,三生石刻,本源道生,道消混沌”落红领悟,有欢喜有悲伤的说 “菩萨,那可有重生之法,求菩萨指点” “生于混沌,消于混沌,万物向荣,混沌自然新生” “生于混沌,消于混沌,万物向荣,混沌新生……”落红念完,一瞬间领悟 “谢菩萨”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去吧” 落红回到石潭清镇,又一次种下桃花鲜艳,梨花浅白,用心灌溉,用爱呵护,然后,化身游历,积德行善,经轮回千百世,守一方情缘,一日,三生石旁,彼岸花开叶同现,万物复苏生机昂,一切欣欣向荣,转眼,一年两年千百年,天尽头,一声呼唤,一个襁褓诞生,桃梨林,小木屋,一道倩影感应,望着天边,潸然泪下,又是匆匆几百载,桃花鲜艳,梨花纷飞,一条小径,男子轻弹古琴,女子轻吹竹叶,相遇……寒秋恋夏

今年全国高考报名考生共940万人。中国教育在线发布的《2017年高招调查报告》显示,全国高考报名人数在2008年达到历史最高峰1050万人之后急剧下降,直至2014年起开始止跌趋稳。根据近年中小学生的存量基础分析,未来高考报名人数将继续保持稳中略降的发展态势。报告分析,全国高考人数的下降与学龄学生人口的减少密不可分。2017国考合格人数达133.8万接近历史最高值,重现昔日辉煌。截至24日17:30时,2017国考报名共审核通过了1338698人,较去年报名结束时的1283777人高出5.4万余人,直追国考史上最辉煌的时刻??2014国考的136.7万。

 额去撸视频

静坐时光深处,一卷诗文,半盏茶香,光阴如故,细品如春。红尘之中,一份静处遗忘陈年旧事,只把那闲云聚在一处,拢着时光的葱茏,将过往的清浅修得一世安然。 尘世浮华,弹指便是一生。俯首世事,仰望蓝天,一朵花开的瞬间就是一个轮回。梦里梦外,遗落的岁月,花已成尘。 世间行走,繁华过后只喜一味禅香,守一份安宁,浅喜,浅爱,素心,素暖;心中无物,无喜,无忧,无累,无扰,心中自是清净。 人生就是一场历练的修行。修的是心,磨练的是意志。不管前世的因,能否看到来世的归途,修行的缘,终是一路因果的轮回。 繁华就是烦恼,净念即得安宁。时光的彼岸,谁还在痴痴等待?唯有放下才是尘世的安稳。天涯陌路,不管前世宿怨还是今生结下的爱恨情仇,一季苍凉,一世无言。 花开见佛,明心见性,总是了悟之后才明白,过去的永远不会再回来,而剩下的光阴依然美好如初;也总是在懂得之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无关它人,人生之路一定要走得坦然。 心染沉寂,莫如洗去铅华,做一个清净的人,活出一份洒脱,执一份光明,在禅的境界里修行。人生千百次的遇见和擦肩,无不在聚散的轮回里穿尘而过,而终会在一轮明净中,修得一世菩提花开。 岁月是禅,行亦禅,坐亦禅,心内是禅,心外是禅,只要有一颗修行的心,一切皆禅。禅就是静,静就是空。如是,便依着尘缘的一许禅心,朝觐一场心灵的宿缘。 世间最暖的不是太阳而是一颗有爱的心。一幕平凡烟火里缓缓升起善念,慈悲的花开氤氲四季,温暖的轻风明媚如春。爱不止是简单的喜欢,而是心灵的皈依,更是清透着浸入灵魂的美好和安然。 清是莲,静是禅。尘缘如故,一颗禅意的释然,走过岁月的沉淀,将过往的时光折叠成一朵盛放的清莲;一份静中的安暖,守着光阴的安好,将岁月修炼成一颗静美的禅。 岁月里,只愿做一个宁静的人,一颗素心,与人为善。时光总是许以柔软,也是因为见证了太多的善良。静中有日月,善里出欢颜,放下就是安好,释然就是重生。 韶华飞逝,依然一腔柔情,只是不再少年。红尘陌上,那注定的别离是否还在等下一个轮回的重逢?光阴已老,隔着岁月的秋风,菩提树下,花开花落,心静如禅。 公众号:JLxinyu1微信:a13803315703若。空吟千古、望穿秋水

  • 华凯创意·长沙

    研发、生产、制作基地

  • 华凯创意·上海

    创意、策划、设计中心

  • 华凯创意·北京

    国际展示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