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城市上空,浮映着黑白的空洞,阴霾的天,徒留一方空白,同样空洞的,还有烟熏缭绕的房间。青蓝色的烟雾宛若美杜莎头上勾魂的毒蛇,从唇间至肺叶,再到鼻腔,继而到房间随意一个角落,在灰白的时空里任意游走心的甘苦。一盆苍翠矜重的植株,是生命的泉眼,无奈愚钝的我,整日冥冥思索,你就扎根在我的眼前,我却不能够为你写出更多与你相衬的,真正属于你的句子,只得如毒瘾发作的瘾君子,舍命地向空虚的胃里不断填食着朱古力,借以这甜蜜的苦涩,安抚一颗枯死的心灵。

在镇里,大哥先后担任过文化干事、办公室主任、司法助理。二零零年大哥病了,经医生诊断,得了肝炎,吃药、打针、输液都不管事,人越来越瘦,有一天,在家里烧火时,竟一头栽倒在地,晕了过去。县司法局局长就派车送大哥去北京251医院去看,且局长亲自跟着去,我和大嫂也去了。一路上,大哥坐在司机旁边,我和局长、大嫂坐在后边。我说:“昨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一辆拖拉机行走在山路上,车上长长短短拉了几根木头,我大哥就跑过去把住那木头,打着提留,跟着拖拉机就走了。”我的话还没说完,局长就狠狠地踩了我一脚,并瞪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再说了。

某天,从家教匆匆忙忙赶回校的路上,他在电话那头浅浅地笑“家教结束了吗?我已经到实验小学的公车站了,等你。你慢慢来,但是结束后一定要给我打电话。”远远地就看到公车站牌下他那挺直的背影,好想跑过去给他一个拥抱。也只能用深深的拥抱回馈这个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意外惊喜。因为家教的地方我只是一两次轻描淡写地提过,从没想过他会出现在这里接我。而他说他没忘我说过不喜欢一个人搭公车。当我们没钱没车的时候,公交车就是我们的私家车,票价两元就是我们的汽车油费。

 _淫乱視频辑

01连续上了15天的班,下班路上,天羽瘫坐在公交靠窗的位置,闭眼陷入沉思。曾经暗恋很多年的珍儿刚刚发了朋友圈,没有配自拍。珍儿现在长什么样子了呢?肯定还是很漂亮吧。天羽突然想,如果当初鼓足勇气去表白,或许如今的生活会好一点儿吧。想起珍儿,天羽还是会不自觉地嘴角上扬。珍儿长得漂亮,性格温和,为人友善,摄影不错,主持晚会游刃有余,唱歌跳舞更是信手拈来不在话下。她可真是个既有才又知书达理的文艺姑娘呢。天羽心底涌过一股自豪,以及遗憾。其实很多人知道天羽喜欢珍儿的,可唯独珍儿不知道。或者,她一直都知道,只是天羽从来没说过,珍儿无法戳穿也不能回应。又或者,她是真不知道。不知道也好,免得最后落得个尴尬收场。天羽睁眼看了看车窗外,还是堵车。他双臂交叉抱在胸前,换个姿势,任回忆汹涌而来。02从小到大,天羽暗恋过的人没几个。可喜欢过天羽的姑娘真不少。比如菊子,一个大大咧咧的姑娘,没什么心眼。喜欢谁,就想让全世界都知道。那个时候只要一提起天羽,菊子总会理所当然地加个前缀: 我家。嗯,她家天羽,最终没能成为她家的。初中毕业后,菊子就去大城市打工,后来,菊子全家都搬到了新疆。菊子在大城市变化很大,她化烟熏妆,穿露到不能再露的衣服,抽烟喝酒,跟酒吧里的混混厮混在一起。后来菊子回来过几次,看望过天羽。那个时候天羽还在上学,他看着打扮如此时髦的菊子,感觉是无比陌生的。天羽终究是传统到骨子里的人,他是不会喜欢那样的“野女人”的。再后来,菊子在新疆那边嫁了人。天羽心里没有一点点涟漪。比如木子。木子脸蛋圆圆的,酒窝深深的,笑起来甜甜的。木子曾对天羽一往情深。对天羽的情愫,木子从来没有遮遮掩掩过。天羽一直觉得木子是个好姑娘。可惜感情这回事,并不是你是好人,我是好人,我们就适合在一起。木子能言善道,是事业心很强的女生。高中毕业后木子去南方打工,几年磨练,木子整个人越来越精致。打工那几年,木子经常会给天羽打电话,扯一扯家常,聊一聊近况。天羽的生日,木子也从来没有忘记过。她会在零点整给天羽送去祝福。天羽也曾感动过,可他对木子,始终只有朋友的情分。木子是那种一直过得一本正经的姑娘,而天羽,需要的不是时常会让人感觉无比严肃的另一半。木子一厢情愿了好久好久,对一段感情迟迟收不到回应的她,也嫁人了。再比如,石榴。石榴大概是将对天羽的爱隐藏地最深的一个。一开始,石榴和天羽以兄弟的名义相称。在外人眼里,他们是无话不谈的好哥们儿。他们之间,没有秘密。唯一的秘密是,石榴一直都喜欢天羽,天羽不知道。后来,石榴为了能跟天羽一辈子都保持这样可以谈天说地的关系。她认了天羽的母亲为干妈。一男一女,从此以兄妹自居。后来的天羽对石榴其实也是有男女之情的,遗憾的是,两个人,谁也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天羽结婚的时候,石榴早早地就去帮忙了。没能在一起,但至少,可以见证你这辈子最重要的时刻。…………司机一脚刹车,天羽猛地向前一扑,差点从座椅上摔下来。他回过神来,暗自想: 三十不到的年纪,被那么多人喜欢过,也挺幸运的。03公车不知不觉驶过十三站,天羽拖着疲惫的身体,下了车。他在楼下不停地踱步,徘徊,最终还是硬着头皮上了楼。轻轻转动锁孔,推开门,天羽看到小丽挺着大肚子正在洗水果。“我回来啦!”天羽用轻快的语气边说边笑脸盈盈迎上去,帮小丽端过水果放在茶几上,然后一屁股坐在酥软的沙发上。小丽双手勾着天羽的脖子,头埋在天羽胸口,发出娇嗔的声音,说一些鸡零狗碎的琐事,天羽积极地应和着。这个时候的天羽,看不出一点点疲惫,对于小丽正在说道的话题,他似乎都很感兴趣。天羽无比爱抚地轻轻抚摸小丽的肚子,一边将刚剥好皮的葡萄喂在小丽的嘴里,一边伏身贴在小丽圆鼓鼓的肚皮上,用几近矫情的声音嗲声嗲气来了句: 宝宝,这些天想爸爸了吧。这样看起来甜蜜听起来令人羡慕的日子,天羽已经过了好几年。恋爱五年,结婚一年多,天羽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哪怕,他心里一直明白,在家的日子,他过得永远都是小心翼翼的。哪怕他一直都知道,尽管上班很辛苦,可他更愿意更享受在公司上班的日子。毕竟,要装出很爱很爱一个人,很难,也很累。毕竟,肉体的软弱只是一时的,那些无法诉说的精神的疼痛却是永久的。平时,天羽无论是带小丽出去应酬,还是跟朋友聚餐,不管什么场合,小丽的要求,天羽总会想尽办法满足她。天羽会在外人面前表现得对小丽极尽疼爱。事实上,在家也是。他永远是一副国民好老公形象。在所有旁人的眼里,他们恩爱两不疑。女性朋友都羡慕小丽找了好老公,这辈子,值了。小丽也一直觉得自己足够幸运,足够幸福。有家,有天羽,还有即将降临的爱的结晶,一切都是刚刚好。每当有人当面夸天羽,艳羡他跟小丽如此恩爱的时候,天羽都会为自己感到自豪,毕竟,他成功骗过了每一双眼睛,毕竟,在别人眼里,他和小丽真的是恩爱的一对。哪怕他心里无数次有想要掐死小丽的冲动,哪怕他有过无数次想要离家出走的念想。或许,这样就够了吧,只要别人觉得我足够爱小丽,只要小丽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只要她不寻死觅活,只要彼此相安无事,就好,别的,都可以不计较。天羽总是这样想,也这样做。04夜晚,天羽疲倦地把自己抛在床上。大半夜小丽想要吃东西,天羽瞌睡欲死,还是会半跌半爬起来给小丽找吃的。睡不着的时候,天羽也会在心里默默感慨,那么多喜欢自己的姑娘,他怎么就选了最不适合的一个?可感慨归感慨,既定的事实,天羽早已无力改变。在天羽的记忆里,小丽闲得发慌的时候脸上总是流露出要研究他调查他的倾向,虽然天羽从来都不喜欢有人乱七八糟地分析他。天羽也明白女人的心思都是极度缜密的,小丽的心思,已经远远超越了缜密。小丽时常将天羽盯得紧紧的,管得死死的。她说一个妻子不管丈夫是很危险的,一定要将他牢牢地把握在手里。小丽说这话时偶尔比着可怕的手势,捏着拳头,就好像天羽会变成很小很小的一个,就在里面扭来扭去挣扎着似的。天羽任何一个小动作,都有可能使神经紧绷的小丽疯狂,他任何一句有意无意说的玩笑话,也会被小丽拿来过分解读。一切无法遵从小丽心意的举动,都极有可能变成不爱的证据。可尽管如此,尽管过得很憋屈,尽管活得很累,天羽知道,任何情况下,他都不能刺激小丽,无论他心里有多么委屈,多么反感,多么不快乐,他都只能小心谨慎地无条件顺从她,宠着她,惯着她。想起过去的自己,天羽是无比怀念的。那个时候,自由自在,没有牵绊,没有顾忌,不需要戴着面具行尸走肉般生活。不像如今,对生活,对一切,早已没了往日的激情。有的,只是躺在一个不爱的女人身边,假装幸福着,得过且过。05天羽侧卧在床上,头枕胳膊,久久不能入睡。许多现在回想起来依然心有余悸的画面,在他脑海一遍又一遍地回放:谈恋爱的时候,他跟小丽吵架,小丽冲到窗户边要跳楼;他给女性朋友点赞,小丽恶狠狠摔碎了他的手机;他没在朋友圈秀恩爱,小丽无理取闹逼他转发她的朋友圈;他跟女性朋友聊天,小丽气冲冲删掉了他QQ上所有的女生;节日他没送小丽礼物,小丽发朋友圈讽刺他;婚后只要吵架,小丽就闹自残,她用拳头使劲捶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只要闹别扭,小丽都是拿命威胁。天羽怕了,他永远没办法反驳,他也做不到一拍两散。毕竟,三十不到的年纪,谁都承受不来一条或者两条人命的代价。跳楼,割腕,喝药,捶打还未出生的孩子……所有只要吵架,只要提分手小丽就闹自残自杀的把戏,都像是被放慢了一万倍的慢镜头,在天羽的心脏上反复不停地放映着。天羽想着想着不禁打了个寒颤,他努力拉回记忆的阀门,不敢多想一点点。平日里,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天羽就努力说服自己: 就这样过吧,很多在旁人看来无法解释或者难以置信的事情,或许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复杂,或者不可思议。天羽打心底里羡慕那些真正恩爱的夫妻。他说和已经不喜欢的人,生活一辈子,还要表现出对对方爱得轰轰烈烈死心塌地的样子,细想很恐怖。他说一辈子那么长,一定要足够爱那个人,哪怕有吵闹,日子也会过得舒坦。他说为心爱的人花钱,花时间,花精力,都是幸福的事情。可他,没机会了。他的脸上,永远是一片模糊而又伤感的幸福,他,那么假惺惺地幸福着,挣扎不得。06回想起来,天羽早已记不起当初为什么会跟小丽在一起。反正小丽追他,他就答应了。最初的小丽,也是温柔体贴的女子。后来的小丽,疑神疑鬼,高兴的时候,会无限夸大他跟天羽相爱的细节,不开心的时候,会无限放大天羽的缺点,无聊的时候,也会将芝麻大点儿的事情放大到磨盘那么大。可这些,其实都是小事情。唯独自残,自杀这样的大事,天羽承受不起,也惹不起。有时候天羽也想撕破脸彻底闹掰,大不了离婚,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这么做,他只能乖乖扮演好一个好丈夫的角色,他只能小心翼翼迁就她,顺从她。任凭她怎么无理取闹,他都无法甩手离开一走了之。他怕,怕再回来的时候看到的不再是活生生的小丽……天羽想着想着就累了,他昏昏沉沉睡过去,迷迷糊糊,天羽梦见小丽语气平缓,不吵不闹地将一纸离婚协议摊在他面前,不带任何表情说了句: 离婚吧,放你自由。天羽突然傻傻地笑醒了: 这可真是个好梦啊……世界那么大,要我去哪里寻找你的踪迹

一九七八年,父亲终于摘掉右派帽子,恢复了工作,母亲、弟弟和最小的妹妹都转成了非农业户口,但大哥和大妹妹没有转,因为他们已经超过十八周岁。工作不到两年,父亲就退休回家了。直到一九八二年冬天沽源县又来了通知,说要给我大哥和大妹妹转非农业户口,叫我们赶紧去办理有关手续,还说过期不候。可是就在我们准备去沽源时,老天爷下了一场雪,那雪好大呀,有二尺多深,早晨起来连门也推不开,通往各地的班车全部停开。怎么办?大哥一咬牙说:“走,步行走着去。”于是我和大哥每人穿了一件棉大衣就出发了。

一九七八年,父亲终于摘掉右派帽子,恢复了工作,母亲、弟弟和最小的妹妹都转成了非农业户口,但大哥和大妹妹没有转,因为他们已经超过十八周岁。工作不到两年,父亲就退休回家了。直到一九八二年冬天沽源县又来了通知,说要给我大哥和大妹妹转非农业户口,叫我们赶紧去办理有关手续,还说过期不候。可是就在我们准备去沽源时,老天爷下了一场雪,那雪好大呀,有二尺多深,早晨起来连门也推不开,通往各地的班车全部停开。怎么办?大哥一咬牙说:“走,步行走着去。”于是我和大哥每人穿了一件棉大衣就出发了。

 五月天婷婷1234

岁月忽而老了,光阴的屋檐下,多了一份静谧,安静中可以听到花开的声音,可以听到窗外的鸟鸣,也可以听清自己内心的声音。 夏天的画布,色彩越来越浓了,有绿染诗心,也有色彩斑斓的花色,唯独少了一份清淡,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那绿的清亮的叶子,一样美得让人心动,那盛放的花朵依然美得惊心。 生命的色调本来就该丰富多彩,浓也好,淡也罢,自己喜欢的,就是最好的日子。 清晨的阳光细细碎碎的,掩映着窗外的蔷薇,越发显得明媚,寻常安暖的日子,走走停停,忙忙碌碌中,有着一份踏实安稳。 岁月的枝头依旧是繁华盛开,只是,时光用一份宁静,将夏的门楣注满了诗的韵脚,爱着这样的光阴,不惊不扰,淡淡的喜,浅浅的爱,心若懂,最是怡人。 端坐在季节的门楣,看远山如黛,花染诗海。岁月,终是将时光的经卷折叠成一朵沉香,越发喜欢那些沉淀下来的美,有了亲情的陪伴,友情的温暖,还有爱情的芬芳,香染心海。 时光的素笺上,总有一种暖挂满了你我记忆的老墙,最长的情总是平淡,最深的念总是无声,那些刻骨的疏离的,在曲曲折折光阴的巷口,透过斑驳的阳光,泛着光泽,即便山长水阔,也从未远离。 越来越喜欢一种慢生活,看一朵云悠悠飘过,淡淡映入眼帘,在花树的间隙里去收集阳光,在一盏茶的清淡中,听小荷素素开,用带露水的诗句,轻描老去的时光,只一低眉,风中便带来花草的清香,慢下来,总能遇到相通的灵魂,寻一份沉淀后的安稳。 余秋雨说,生命是一树花开,或艳丽,或素雅,都是我们这一路的风景,心境,在经历中丰盈,日子,就在年轮里厚重,曾经的天真,都随着这一路的繁华喧嚣,刻上了或深或浅的印记。 到了生命的哪个阶段,就该喜欢那一段时光,春有百花,秋有月,内心一路盛装,浅拾岁月里的点滴,婉约成风景,明媚而安恬。 一辈子很快,转眼便白雪便覆了春花,将一些纠结的人和事,月白风清的放下,将爱与慈悲,交给岁月来供养,光阴回廊处,依然能走出最美的步调。 曾经,我们都希望守着最初的那颗心,期许此生岁月静好,如能在染上了沧桑的风烟后,还在一路风雨兼程,便是最美的修行。时光的巷口会有人来人往,我们总会在旧的路上看到新的风景,可不论光阴如何流转,有些东西永远不会老,比如爱,比如希望。 尘世的屋檐下,我们一直在路上,生命中的每一个开始和结束,都是最美的铭记,远去的,都不必追,以欢喜心过生活,以平常心对浮沉,心平气和的过好每一个当下,温和的接纳,温柔的远送,你笑了,生活才会对你微笑。 日子流水一般滑过,终于学会安静了,学会了与光阴温柔相待,不再为秋天的落叶伤感,也不再为夏花的凋零而惆怅,但依然保持着对生活的热爱,和对远方的期许。其实生活无非就是柴米油盐,日子不过是云淡风轻,学会将一颗心安放在寻常里,将琐碎的生活过出新意。 雪小禅说:光阴早就把最美妙的东西加在了修炼它的人身上。那个美妙的东西,是清淡,是安稳,是从容不迫,也是一颗最自然的心。 在岁月里,做一个懂得的人,剪一段流年的素锦,许一份心灵的安暖,以明媚的姿态,在春天里种花,在夏天里种阴凉,在秋天里种思念,在冬天里种温暖,无论时光曾经历过多少唇红齿白,都不及,这长长的岁月里,有人一直把你当做身边最美的风景…… 当时光的暖,在昨日的花香中浮动,光阴早已磨平了眼底的沧桑。日子,便回到了最初的模样,写意着寻常的喜悦和清欢,妥贴着尘世的安稳,烟火的素笺上,写满了爱和慈悲。 心若美好,岁月自当花开,总有一天,你我所期许的岁月静好,也会在尘世烟火里抵达,每天清晨,你和阳光都在,就是我想要的幸福。 用一生的平淡,守望一段岁月,用所有的光阴,妥贴一处风景,一缕书香,半盏清香,还有时光深处的琐碎,感谢岁月赋予所有的美,愿每一天,都这么的好。 作者:春暖花开微信cnhk667788 (公众号转载谢绝原创)在时光深处重逢

站在一座城的最中央,感受最鼎沸的人声,一条条飘香四溢的街道,此刻却像是伸向我密密麻麻的迷宫乱道,不敢轻易地迈开这双沉重的双腿,似乎一旦做出选择就再也找不到最初的起点。人生最可悲。最可怕的不就是当你下定决心要选择这条路的时候,走着走着,忽然发现前路根本容不下自己双脚的踏入,而在你转身的时候猛然发现来时的路已然一片荒芜。你只能干干地站在远处,就像只能干干地站立在湍急的河流中央,心急如焚。习惯着平日里那个似乎无所畏惧、无所不能的自己,也似乎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还会存在这样一个胆小的影子。一座陌生的城就简单真实地还原了一个怯弱的自己,一个渴望在陌生的地方找到出路的自己。艳遇陌生而生涩的自己,第一次。

 狠狠干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