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猴抓妹 梁文道:意识形态无处不在,该相信谁写的历史?

她热烈的程度少于夏,喜悦的氛围疏于秋,盎然的姿态败于春。南方的冬季,跨越得默默无闻,她什么时候来,在你身旁潜伏了多久,你似乎都没有任何的察觉,直到你感受到浃背的汗液,再脱下厚重的外衣。后来,就只能这样地定义她:秋后一段漫漫时长的冰冻区,春前微凌冽逼人的寥寥几日。如果秋天是丰腴,春天是生机,那么冬天就是沉默中的萧索。看,这么一来就更加显得她的可悲了,自己的存在竟然显得这般的凄凉。我只能又摇摇头地望着她,替她悲凉如此暮气的处境。

在望前看,就是少帝的陵寝了。天哪,这是什么陵寝,或许这是世上最小的帝王的坟墓了吧,就是一堆黄土,试问现在那个富商巨贾的坟墓也不止这么简陋了吧。我想,一?黄土掩风流,历史源于黄土而又终归于黄土,或许这就是最好的解释了吧。在少帝的陵寝前,立着一块石碑,崖海潜龙,赤湾延帝。二十万军民,跟随着年仅八岁的少帝,这是一个王朝最后的希望,也是一个民族最后的希望。有人说二十万军民还可一战,为何败的如此凄凉,可是你可知道这二十万军民有农民,有书生,还有妇孺,能战者又有几人,而且屡败屡战的士气又怎么能和烧杀抢掠的元军相比呢。崖山一战,一切都成了云烟,崖门海角一线斜,从此也不属中华。

城头百尺点将台,感念尹公千古才。多少英雄出征去,几人挥马凯旋来?今日闲暇,我踏上平遥古城墙上的点将台,放轻、放慢了脚步,深怕不小心一用力,踩碎了历史的印痕,而找不到了回头的路。又怕走的太快,而无法凭吊古人的丰功伟绩,瞻仰先人的赫赫英才。我手抚青砖垛口观望,一派北国好风光的秀美景色扑入眼中。丝丝清风拂过我燥热的脸,不知是来自远古的风,还是来自远方的风,感到的只有温柔般的清爽,荡涤着我多情的心田。是啊!战马声声,烽火硝烟,早已远去的无影无踪了。空留下这点将台,让人凭吊怀古,览胜观景。

2017-08-16 17:08 | 作者:杨小贝

评论

中国悠悠五千年历史积淀的文化底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