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一个写恐怖小说的作家。不,我也不知道他写的算不算恐怖小说。 反正就有这么一个人,写些古怪的故事。而且他写的故事大同小异。 女主是高中生,一次和同学一起去郊游,结果被困在林子里走不出去,联系不到学校同学,家人朋友。 他们在潮湿幽深的林子里行走,一次一次的攀岩,一次又一次的躲藏。 他们身后不知道跟了什么人。 最后,他们爬上了阶梯。 我说不好那是什么阶梯,石阶还是其他什么。 女主爬到顶端,发现了两扇门,一面通向辛德勒的花园。 在女主前头有两个人闯进了花园,女主在里头扔了一块石头,她担心有机关和暗器。 而另一头她不知道是什么,她打算等等后面的同学。 结果,那个隐藏在黑暗深处的人追上来了。 女主立刻就跑上了另一面她未知的门。 她到了人群,真让人意想不到。 但是她所处的不是大街,是法庭,或者警察局,或者类似法律的什么地方。 她看到她的同伴们,他们有着非人的身躯,红红绿绿的样子真是怪异到顶。 这时候,人们看见了女主。 有人在窃窃私语,女主的下半身是透明的,透明中带点红色。 她背起了书包,走回学校。 然后在顶楼跳了下去。 接着,她在床上醒了过来,身边躺着一个男人。 她的丈夫亲昵的搂住她,她脸上是甜甜的笑容。行香子

某天,从家教匆匆忙忙赶回校的路上,他在电话那头浅浅地笑“家教结束了吗?我已经到实验小学的公车站了,等你。你慢慢来,但是结束后一定要给我打电话。”远远地就看到公车站牌下他那挺直的背影,好想跑过去给他一个拥抱。也只能用深深的拥抱回馈这个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意外惊喜。因为家教的地方我只是一两次轻描淡写地提过,从没想过他会出现在这里接我。而他说他没忘我说过不喜欢一个人搭公车。当我们没钱没车的时候,公交车就是我们的私家车,票价两元就是我们的汽车油费。

地板革的买卖看上去就不小是姐弟三个老板好像也是姐姐因为,她弟弟就是想当年我被群殴时候我的同伴玲当了裁判的主角之一这家伙,长大以后发展的比我高比我白比我头还大的小子只可惜还跟着哥哥姐姐但开始,她们好像是与地毯刘一起合租一间大楼底但经营项目有很大分别但后来不知怎么就分家啊而且,还是她们把地毯刘挤跑啊而且,也不知是否故意啊因为,买卖继续扩大而且,我还主动去找他谈过地板革我想,都是成人啊为了经营生意就别把过去当回事儿,是啊他是打过我但我现在去跟他谈就是在利用他可没成想,这小子不被利用没谈成那也好办,我自己进货也可以打乱你这个独家。

 _免费公开人人碰视频

初夏的日子,正是暑气升腾的时节。不过,山中、湖畔却有些许清冷,如那一池清凉的湖水。人间四月芳菲尽,五月的天池畔却盛开着一树树白花,大约是梨花吧?也或许是苹果花?还是别的什么花?我们这些深居四面围墙中的人实在是眼拙得紧,只能深表遗憾。那花树将身子斜斜伸向水面,不知是喜爱那碧蓝的湖水还是在欣赏自己美丽的倩影。没有花树的草丛中,黄色和紫色的野花密密匝匝地聚在一起交头接耳。开黄昏歌咏赛的鸟儿声音悠扬悦耳,大约正在偷窥和议论我们这些不速之客。

生活中,常常以为别人的幸福才是最好的幸福,一回头,却发现,自己曾经也如此幸福过,只是被细细密密的时光遮盖了,蒙蔽了心灵的窗口。 1. 21岁那年,莫小贝提着大包小包去武大报道。 女生宿舍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土丘之上,莫小贝身高一米五六,体重八十斤,拖着大大的行李箱上阶梯,确实有些吃力。 “来,我帮你。”一只大手接过了莫小贝的行李箱,“你是新来的吧。我已经大三了,以后有事尽管找我。” “嗯。”莫小贝抬头看看拥有那只大手的男生,一米八一的身高,身材壮壮的,五官也算端正吧,“我叫莫小贝,刚来,在音乐系。” “我叫林肯肯,叫我肯肯好了,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还爱好健身。”林肯肯的眼神扫过莫小贝还算美丽的脸,有一种大男人主动保护弱女子的冲动。 后来,两人混熟了,在一起的时候也多了。 春天,武大的樱花,全国著名。游客络绎不绝,校园里,总是人满为患的样子。 当然,林肯肯和莫小贝是不能错过这场樱花雨的,相约在这个春天留下一些美好的画面。 “来,两位,当个模特吧。扮成情侣的模样,拍一组校园爱情照片。”有挎着长枪短炮的摄影老者邀请林肯肯和莫小贝当临时模特,还答应付一点小费。 拍完照片的第二天,摄影老者选了一些照片用微信传给了林肯肯。林肯肯又把照片传给了莫小贝。 “怎么都那么亲密的样子。”莫小贝突然心跳加速,脸有些红。虽然认识林肯肯快一年了,也就此刻有了一种被爱的感觉。原来武大不仅仅有浪漫的樱花,还有灰姑娘的爱情故事。 2. 林肯肯和莫小贝恋爱了。 两个人在校外租了房,常常甜蜜地在一起。当然一切开销都算林肯肯的。林肯肯说,是男人,就得有男人的样子,要懂得照顾女人,不花女人的钱。 林肯肯的父母也支持他们的爱情,每月多给林肯肯卡上多打两千元。节假日,还多给一些旅游经费。 莫小贝常说:“我们都是普通家庭的子女,花钱总得节约点。” 林肯肯笑了:“人家常说,抠门的男人没有女人爱。什么都能抠门,但爱情不能抠门啊。” 记得莫小贝生日那天,林肯肯买了超级大蛋糕,请了篮球队全体来庆祝。啤酒就喝了一千多元。回到出租屋,林肯肯借着酒劲,抱着莫小贝说:“以后,我还要买大房子给你住呢。” 莫小贝一脸的幸福——有一个大方的男友真好,总能满足一个女孩心底的虚荣。 3. 林肯肯从武大毕业后,去了深圳一家健身休闲中心当教练。也算是干上了本行。工资一个月七八千,如果给人当私人教练,还有补助。 莫小贝两地奔波,节假日总要和林肯肯窝在一起。两人努力将爱情向未来延续。 两年后,莫小贝也去了深圳,找到一份公司营销助理的工作。虽然,新的工作和莫小贝的专业一点也不对口,但为了林肯肯,她宁愿一切从头开始学。 因为工作缘故,莫小贝隔三差五有应酬。而且应酬的都是一些大碗级别的人物,和公司销售合同有关。 莫小贝不胜酒力,于是请林肯肯出马,和客商喝几杯,客商一高兴,啥合同都好说。林肯肯身体素质好,酒量不错,总能让客商喝得尽兴。 请林肯肯出马搞定业务上的事情,莫小贝算是精明之举。但时间长了,莫小贝就不愿意了。究其因,原来,林肯肯每次等客商走后,要返回酒店包厢,把牙签、餐巾纸、未喝完的酒水、一些大盘的剩菜,统统打包带回家。一次两次,莫小贝还可以理解,但每次都这样,她就不愿意了。都是大城市的人了,还像个农村老大妈进城喝酒一样,不顺手牵羊一点什么,就感觉吃大亏了。 莫小贝曾阻止林肯肯多次,但效果不大。林肯肯口头答应着,但行动不会答应。 “你怎么是这么抠门的人,我大学时候真是瞎眼了。”莫小贝终于忍无可忍,“你知道,你这样做,多丢脸吗。公司还以为我缺钱缺疯了。” “也没什么吧。那些牙签、餐巾纸都是没有用过的,酒水不带回家喝完,就是浪费。”林肯肯解释,“人家单位都倡导‘光盘行动’。我这不是积极响应吗。” 争吵的次数多了,莫小贝感觉很疲惫,出门应酬不再让林肯肯参加,都是自己亲自陪客商喝酒,常常烂醉如泥回家。有时候,醉得不省人事,便在酒店开房睡了。 爱情的裂痕,总是不经意就出现了,如果用尽全力去堵,反而把爱情堵没了。林肯肯和莫小贝的爱情就是这样,仅仅因为林肯肯的“抠门”,导致裂痕越来越大,直到无法挽回。 4. 和林肯肯分手后,莫小贝跳槽了,去了一家更大的公司做销售顾问。很快还遇到了心中的白马王子。 只是,骑白马来的王子,不一定都会真正爱上灰姑娘。莫小贝的这段恋情,以被欺骗告终。对方其实早有女友,莫小贝就是个备胎而已。 莫小贝和林肯肯再见面,是在林肯肯三十岁的生日会上。和林肯肯要好的武大校友来了七八个,还有林肯肯的父母也来了。 本来,莫小贝是路过那家酒店门口,但被武大的校友看见了,硬拽着就进来了。 林肯肯的父母见了莫小贝,一脸的笑容:“这就是我家肯肯喜欢的妹子吧。没看走眼,是个好妹子。” 原来,分手的事情,两年多了,林肯肯一直瞒着家人。 “我们都是工厂的普通工人,前几年,退休了,工资也不高。”林肯肯的母亲说,“还好,我家肯肯懂事,在深圳买新房,啥都不要家里操心。只是你啊,跟着肯肯受苦了。” 莫小贝听了,一头的雾水。 “以前,我们都用父母的钱,不知道赚钱的难处。毕业了,自己赚钱了,才知道钱来之不易,才知道父母也会老去。我是想,节约一点点,早点筹够买房的首付,到时候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林肯肯靠莫小贝坐过来,说,“哎。都是我不好。” 莫小贝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只是把脸埋在林肯肯的怀里,哭了。 在金钱的社会,男人为了家庭和事业,生活很苦,但又不得不假装坚强,不让女人看到生活的泪水。 作者:朱钟洋;笔名:布衣粗食。邯郸没什么

清风过境,带着浓浓的秋意催开了将绽未绽的寒菊,逗笑了娃娃的笑脸,秋后,枝头缓缓飘落的秋叶铺满了整条不算宽敞的小路,偶尔三两片落叶调皮的跳着名为永不再见的舞曲,眨眼间,眉宇便染上淡淡的哀愁。 雨后的天总是带有微微的潮意,雨后的天空拥有着不同以往的清新的气息,独自一个人漫步在那落叶铺就的叶之路上,一路上听着那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切仿佛都安静下来了,在这里,能感受到每一朵的呼吸声和水滴一滴一滴的低落声,这里的一切都静得那般不真实,哪怕不真,也不愿意打破心中这片刻的宁静,只想在这里一世长安,静观浮生。 轻捧着盛放的花朵,寻一僻静之地,嗅着那清浅的花香,斜依着参天古树,将手中的百花散落在古树旁,身下是枯软的草地,那种舒适的感觉不禁想让人快点进入梦乡。 随手拾起手边的一片残叶,发现残叶上那清晰的纹路,是如此的浑然天成,那是用怎样的笔才可以勾勒出这清晰的细枝末节,我们这个繁华的世界与这个微妙的世界到底有什么微妙的关系呢 枯藤、老树、昏鸦,夕阳的余晖静静地斜映而下,那轮将隐未隐的红日,在这般温暖和安静的环境里,竟然明白了一些许久未明白的,有时,不是我们不够好,只是我们不愿意的往前看,我们只愿意在那个封闭的世界里,在原地踏步,总是在自怨自艾 在逐渐的成长中是我们给自己给自己造成了过多的枷锁,终于到自己不能承受的地步,只得缩在一方天地,苟延残喘的活着 我们总是在自己逼自己,总是在自己的世界蒙上一层薄纱,看不清前路的自己,总是在一圈圈的打转…… 人,聪明吧,却又是极笨的,有时间一个聪明的人倒不如一个愚人活的自在,活的快乐无忧,我们无时无刻的都在羡慕别人,却怎么也不肯还自己一个清晰的世界和生活,固执的活着那个迷茫的世界,受尽苦楚 有些人,有些事,该散就散,毕竟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又或者说这次的分离,这次的失望与挫败,都是为了下一次最美的相逢。 与其苦苦的困在曾经的回忆里,倒不如抬头望望天,垂眸赏三两只锦鲤,与月常伴,画船听雨眠 白光过隙,花开半夏,其实,人的一生极其短暂,与其为难自己,倒不如做一个手执书卷,阅经抚琴的闲雅之人,于落花深处,静候半夏花开花落,心静如禅

 五月天丁香网 婷婷

天气渐渐暖和,穿着毛线拖鞋有点烧脚;季节转换真快,眼前又浮现刚穿上毛线拖鞋的那一幕。 老婆:哎、你不说一个月二百块零用钱不够花吗,哪来的钱买这么漂亮的毛线拖鞋? 老公:同事帮忙勾的,没要钱。 老婆:有这么好的事,免费勾鞋,还勾人吧。 老公:吃醋了,同事自己勾了一双拖鞋,我看挺好的,就请人家帮忙勾了双,给钱人家不要;省钱又省事的好事,干嘛没事找事。 老婆:省钱、省事、不省心呀;把它甩了。 老公:废话,天气凉了,还穿塑料拖鞋冷死了。 老婆:穿上这双破鞋,你暖和了,我心里拔凉拔凉的。 老公:那我暂时穿着,等你买了新鞋就换。 老婆:不甩是吧,告诉你我们领导还想送我双皮靴了。 老公:你敢! 老婆:你敢,我就敢! 老公:看我晚上整死你。 老婆:有本事现在就整。 老公:肚子饿了,没劲。 老婆:那好晚饭给你加个菜,补一下,来个清炒虎鞭。 老公:拉倒吧,又吃黄瓜。 老婆:黄瓜怎了,你看又粗又大还带刺,多棒;美容佳品呢。 老公:美的一点肉都没了,荣(容)个屁呀,就像躺在乱石堆上,艮死了。 老婆:有这么洁白光滑的石头吗? 老公:有,宝石。 老婆:就是哦,天天抱着美玉睡觉,美死你了。 老公:没感觉到,我摸着象猪大排。 老婆:你才是猪呢,种公猪。 老公:不是吧,公猪配种要收费的,你不仅不给钱,还把我的工资卡收了,太黑了吧。 老婆;猪会用钱吗?他的吃喝拉撒睡,不都是主人伺候的。 老公:我请你烦神了,人家送双拖鞋还啰里啰嗦一大堆。 老婆:不啰嗦行吗? 老公:怎不行,我一没钱, 老婆:长的帅呀。 老公:二没权, 老婆:功夫棒啊!现在有些不要脸的女人,闻到臭男人的味,就往上贴。 老公:同事之间帮点忙,别瞎说;给我二十块,我明天给她钱行了吧? 老婆:给你五十。 老公:这么大方。 老婆:你不说二百块钱不够花吗,这个月起加五十,二百五! 老公:你才二百五。 老婆:别把我当二百五,敢在外面乱搞,当心我剁了你老二。 老公:剁了好,省事又省心;叫你天天啃黄瓜。 老婆:想的美,我这辈子就夹着你这条老黄瓜不放,看你有么门? 老公:么门,单门独户,孤苦伶仃一辈子呗。秋 语

原来,她也跟我一样是个补习生。“补习生”这个让我在来此之前决心缄默不言的秘密,因为它就像是一道疤,最后印成一记烙印烙在自己的心头。可是遇见她,她毫不保留地向我谈起她的那些过往,而我再也不忍心强迫自己筑起那堵骇人的高墙。每一个处在青春里的女生,都会有一个深埋心底的秘密,她放下了手中忙活的事,像一个相识已久的友人静静地坐在我身旁,谈及她的过去......那是我们相遇的第一天,之后的每一天我们都形影相随地跟着对方。我们在大学里做着高中时和各自的闺蜜一同做过的事:淋着深秋的冰雨,罩着深到可以淹没自己面孔的帽子,逆着人流拖沓着人字拖慢悠悠地晃在校区里,回到宿舍后还一脸自豪地说起自己的“伟大事迹”;在每晚熄了灯的灯光球场上,两人打着赤脚喧闹地打着只有两人的篮球;下午下课后直奔那家福建小吃,点上一份炸酱面和一份拌面。两人拿着筷子一起把其中一份吃得精光,再换另一份两个人继续吃。我们直接忽略店主那赤裸裸、惊悚的眼神,不亦乐乎......

 第四色婷婷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