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五月宝贝开心网_ _色吧丶哥哥干丶哥哥色丶_ 色姐妹色姐们综合网

长征五号将在海南文昌发射 当地近几日无房可订

By Bree Sposato | Photographs by James Bedford

 五月宝贝开心网

不放弃终有希望越长大越发现人不止要温饱,总要有一种精神上的寄托来支撑你,是一种兴趣爱好,是一堆无话不说的闺蜜,是一份事业,是一种虔诚的信仰,抑或是活不起的压力。人类在发展,人类的情感也在发展,想象人在原始社会只求温饱的时候是否也会有烦恼,是否也需要精神寄托。很难想象一个没有这些的人是一种怎样的状态,或许只是一副躯壳,一具行尸走肉,是一个可怜的存在。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觉得我好像找到了,是的,我为了我的孩子每天精神十足,从小到大没有没有感觉到的能量冲击着我,开心幸福围绕着我,我觉得我就是孩子的一切,我比任何时候都觉得自己很重要,当孩子渐渐长大了,他有了自己的小世界,我不在是他的唯一,我知道他该是一只自由飞行的鹰。目送中龙应台说过“所谓的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的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的小路的这一端,看着逐渐消失在小路的转弯处,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每每读到此处泪流满面,心酸又无奈............... 生活还在继续,我还在路上,慢慢追寻,我庆幸我还在很年轻的时候就知道这些道理,我还有足够的时间,我相信不放弃终有希望,生活就是这样,我们在经历过一些事情,慢慢长大,慢慢追求心灵的完整。不殆时间,不负自己

傍晚,街上的行人稀少,狂风肆虐,秋雨滂沱。 一阵阵微弱的婴儿啼哭声,把刚刚从工地上下班回家的吴永军从跑出去十几步远的地方拽了回来。 出于好奇心他跑回来四处寻找声源,奇怪的是此时婴儿的啼哭声戛然而止,只有雨打路面的噼啪声。 吴永军找了一大頓一无所获。他怀疑自己产生了错觉,于是转身刚要走, 那婴儿的啼哭声又出现了。 他竖起耳朵仔细辨听着声音,觉得那哭声像是从路对面垃圾箱附近传出来的,跑过去一看,在垃圾箱后面有一个已被雨水打湿变囊了的纸壳箱,里面躺着一个婴儿,小脸蛋微微红紫,用棉线毯包裹着全身,时不时哭上几声,声音断断续续。 吴永军看了一眼婴儿,环顾一下四周无人,起身走来了。 可是他走出去五六步,就迈不动腿了。他忘不了婴儿那天使般的小脸蛋,薄薄的小嘴,实在惹人喜爱。 他返回身抱起纸壳箱里的婴儿往家跑去…… 吴永军今年三十六岁了还没有成家,甚至连对象也没有。在他二十一岁的时候父母因病相继去世,只剩下他自己还住在老人遗留的房子里。初中辍学后为了维持一家人的温饱四处打工。残疾的父母虽有低保和残疾金,但也无法弥补日常的生活开销,吴永军瘦弱单薄的小身板踉踉跄跄地挑起生活的重担。 父母去世后,吴永军前后跟媒人相了几次亲都没有成功,不是嫌他穷就是看他丑。个小不说,长的又黑又瘦,小眼睛,蒜头鼻子大嘴丫,而且嘴唇很厚。 吴永军不在乎这些事,一次次相亲不成使他习以为常,心里对另一伴的美好渴望正渐渐熄灭。 过了三十岁他似乎更想开了,甚至打算一辈子孤身到老。 如今吴永军又捡来一个六个月大的婴儿,是一个健康的女孩。可能是被父母刚刚抛弃不久,除了有点发烧,身体没有大碍。 兴奋的他一宿也没睡觉,给她洗澡盖上毛巾被,连夜到小卖店买回来婴儿奶粉和奶瓶。抱着她喂了整整一瓶奶粉,看来她是真饿了。 然后他又抱着女婴到诊所打的退烧针和葡头糖注射液。 经过一个月的精心喂养和护理,女婴的情况越来越好,已经渐渐恢复了健康。吴永军为此也辞去了工地上的活,专心做起奶爸了。 这女婴好像也很喜欢吴永军,每次给她沏奶粉时她都脚蹬手刨的高兴的了不得,一勺喂下去,女孩看着吴永军咧开小嘴微笑着…… 就这样秋去冬来,女婴在吴永军的精心喂养下一天一天长大,在此期间吴永军背着女婴四处捡废品拾荒,甚至到了乞讨的地步。 左邻右舍的钱都借遍了,住在同一个城里的亲戚都远远的躲着他,生怕他再次来张口借钱,甚至怕他给自己传染上一身晦气。 几年后吴永军在民政部门办理了领养手续,给女婴上了户口,办了低保,名正言顺地成为养父女俩,并且给女婴起名叫吴雨花。 象征着他们父女俩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秋季的雨天,在雨中小姑娘宛如一朵含苞玉洁的花朵。 一晃七年过去了,女婴依然长成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了,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双眼皮,小嘴儿,皮肤白皙。头上扎着两个牛角辫,虽然穿着破旧但还没有泯灭一个孩子活泼开朗的天性。 吴永军在此期间看了几个对象,对方均因为他太穷而且额外领养一个女孩视为拖累而告吹,有的女人竟然要求吴永军把女孩送走做为结婚的条件,对此他一口拒绝。 吴永军默默发誓,就算自己打一辈子光棍, 也要把这个捡来的可怜的女孩养大。 女孩吴雨花到了该入小学的年龄,由于没有上学前班,基础识字和自然数的加减法都不会作,学校拒绝吴雨花入学。经过街道和民政部门的齐心努力,学校算是暂时答应了下来,但还是担心吴雨花跟不上课程。 吴雨花背着爸爸买的新书包高高兴兴上学去了,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使她格外的珍惜与勤奋,经过不懈的刻苦学习,她的成绩终于赶上来了,达到了班级里的中等生。 吴永军也在附近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一个活干,日子过的相对平静。 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吴永军在二楼的跳板上干活不慎一脚踏空掉了下来, 导致一只右眼睛被下面的钢筋穿透,鲜血如注染红了痛苦的半边脸,吴永军当即昏死过去。工友们赶紧把他送进了医院。 等他醒来感觉右眼一片漆黑,左边的眼睛略微有光感,但还是模模糊糊。女儿吴雨花在床边哭得眼睛红肿,气不成声。 医生告知吴永军说,你的命是保住了,钢筋没有伤到大脑。但你的伤情很严重, 被钢筋穿透的右眼球已经失去了功能,应马上手术摘除换人工义眼,否则左眼也难保全。费用得几十万元。 老板只拿了五千元钱给吴永军交了入院费,并派一个工人前来护理吴永军,之后便没有了动静。再过几天老板竟然玩起了失踪,携款潜逃了。工人们怒不可恶将老板告上了劳动局,仲裁正在处理当中…… 吴永军交不起医疗费,只能出院回家去养病。由于他的右眼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导致左眼也渐渐失明,只能感觉到微弱的光。他成了一个双目失明的盲人。他的脾气坏到了极点,时常摔东西,吓得吴雨花大气也不敢出,流着眼泪跟在后面收拾碎片。 吴永军失去了劳动能力,生活在一片黑暗之中,他白天看不见太阳,也看不见白云,到了晚上更看不到星星与月亮。所有的一切都是无形象的物体,这比天生就失明更痛苦。女儿也为了照顾他缀了学。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些日子吴永军感觉自己越来越没有胃口,看见荤腥就不断的恶心呕吐,而且整个人一天比一天相形消瘦。 最后由吴雨花搀扶着上医院去检查,竟然是晚期恶性胆管肿瘤。 吴永军彻底崩溃了,像一头发疯的狮子,他拒绝医生的治疗。 在回家的半路上吴永军执意要下车,由女儿扶着来到大桥上,他手把栏杆感受着江面湿凉的侵袭,夕阳西下,秋水澄清深邃。 吴永军突然嘴唇颤抖着说出一句,女儿啊,爸给你再找一户好人家去当姑娘吧!我不想再拖累你了。 我不去!谁家我也不去,爸爸的家就是我的家,再说如果我走了谁来照顾你啊?吴雨花说话的时候已经泣不成声。 此时太阳落下了江面,吴永军父女俩的身影又一次被黑夜吞噬……用秘密种一棵树,铭记爱情

我想在很多年很多年后,或许又不需要那么多个很多年。然后把你带回家,开心地跟我爸妈说,“爸妈,这是我男朋友,你们未来的女婿。”哦,对了,我还会笑笑地说,“妈,其实你们都不知道他其实就是我在大学谈了几年的男朋友吧!谁让你们说不能早恋,要是能早点公开,我们的地下恋情也不会那么辛苦了。还有,你们绝对不会觉得我们的感情历程不够,因为我已经用了好多个第几年考验他了......"之后,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故事,就在我们两个家族之间传遍了。

 _色吧丶哥哥干丶哥哥色丶

再看远处,一冬不见的麦田,忽然展现在了眼前,绿油油的,在雨的朦胧之中有一种清新的感觉, 抿一抿嘴唇还有一种甜丝丝的味道,令人心旷神怡,那一道洁白的哈达是河水,昨天还是一副凝固的自然旋律,象征着纯净的自然景色,冬天的日子里,太阳没有融化她的美丽,寒风没有腿去她那自然的纯净,。可以经今日的雨一下,她变了,变成了一河温柔的水,水声化作了动人的笑意,雨真是利害啊,悄悄的,让人没有任何防备下就融化了冬天,我真想看一眼春天是怎样把冬天推入了雨中的,可我看见,当我看到春天的模样时,凝固的风流已化作了温柔笑意,迈开了走动的步缕向我走来。春天在那里,在雨中慢慢走向人们的视野,春天在那里,化作了流水去把透明的冰凌融化在每个人的心里。

终于,鼎沸的车站变得空荡荡的。我寻了个位置坐下,静静地等你来信息。看到不远处的斜对面有一对情侣,年龄和我们相仿,双方的眼神和我们刚刚是一样的。我突然后悔,为什么在几个小时之前,我还在和你闹别扭?你逗我笑,我不领情。你把身上为数不多的钱都掏出来给我买荔枝了,只因为我的一句“我想吃荔枝,还没吃够就得回家了”。我明明知道你所有的一切都是顾及我,为了让我能好好地眯一觉,抱着我枕着你的手臂睡,可我抬眼发现,你自己也早就困了,不住地打着哈欠,但是依旧撑着说你不困,让我好好睡……你就是一棵大树,无条件地庇佑身下的小苗。

达芬奇线条画,到了今天已有五百年左右,他线条画里真正含义谁也没有能够说得清,理得清。比如机械图,人体图,头像图,人物画……千条万变随意勾勒,感觉有创新,有含意,有情感,线条又表现了不同层次……许多学者分析,“达?芬奇在画画的时候总是改变他的想法。他是一个犹豫不决的人,他涂掉了一部分,又添加了一部分,他的想法不断地在改变……” 达芬奇是不是通过线条添加表示对自己国家腐朽忧虑,对世界科学,渴望有新的改进、突破? 他线条画里真正含义至今还是谁也没有能够说得清,理得清。

 色姐妹色姐们综合网

快滚开,你个死变态。”梦雪娇声吒道。梦雪是班上的女神,不论男女十有八九都喜欢她。她漂亮的不像话,也冷的惹人怕。对所有人都人不咸不淡,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尤其对楚天冷嘲热讽,各种看不惯。因为楚天的手臂曾意外蹭到梦雪的胸部。楚天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还是坐在了梦雪旁边,刚要说话,梦雪却轻哼着扭过头去,留给楚天一个漂亮的后脑勺。楚天尴尬地要死,不由得心里腹排道:难道就因为你长得漂亮,人人都得宠着你,哼,真是公主病。对,我怎么能跟一个有公主病的人一般计较呢,她需要关爱呀,我身为班长,更要关爱不良少女了。这样想着,似乎成了救世主一般,楚天顿时觉得自己高大起来,像俯瞰人类的神明般俯视梦雪。梦雪有些奇怪的看着楚天,原本面红耳赤的脸,变得面色红润起来,原来真的会变态呀,梦雪不禁折舌。两个各怀心思的人,终于完成了有史以来第一次完整的交谈,班上久置的工作也终于完成了。身为班长,工作上与梦雪有很多交集,自然免不了一顿奚落,每次,楚天都会想起网络上那个叫“梦雪”的女生。怎么认识,楚天记不太清,大概有两三年的光阴,她美丽、热情、聪明、善良、善解人意,和梦雪完全相反性格。当然了,前提是“梦雪”是个女的。这年头,网络变性人太多,你以为她是青春美少女,没准他是个猥琐抠脚大汉。不过,楚天能感觉到,“梦雪”是个女生,和她的名字一样纯洁。也许是一个人久了寂寞了,也许是情诗、爱情故事看多了,也许是体内荷尔蒙激素分泌过旺了。某天,和“梦雪”聊得正开心,楚天将情诗分享后,稀里糊涂就打了句“做我女朋友好不好?”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楚天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手心也沁出了汗,此刻他才深深了解到什么叫“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可能朋友都没得做。”他此刻很后悔,为什么要这么莽撞,万一朋友都做不了呢?一种莫名患得患失的感觉笼罩着楚天,他迅速把聊天窗口关掉,似乎这样就可以当作没发生,没说过那句话。“咳,咳”熟悉消息提示音响起,心脏似乎也随着头像的节奏在跳动,颤抖的手握着鼠标慢慢向下,猛地点开,弹出,楚天却同时闭上了眼,深呼吸,平复心跳,做一个悼念仪式,慢慢睁开眼,只见屏幕上的消息是,“好”后面跟着个笑脸。隔着屏幕楚天似乎都能看到“梦雪”看到消息时的笑靥如花。像一股电流遍全身,巨大的幸福感充满心田。心里酥酥麻麻的,楚天瘫软在床上。表白成功之后,二人迅速进入了热恋,每天都腻在手机上、电脑旁,说一些没有营养的废话,聊到很晚才睡。虽然聊到很晚才睡,楚天第二天上课依然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和“梦雪”发了句“吃床了,小懒虫”,余光看见梦雪对着手机傻笑,楚天悄悄走前去,准备吓一吓她。二人的关系有所改善,楚天不再觉得梦雪是傲娇公主病,梦雪也不再认为楚天是色狼死变态,所以敢开一些小玩笑。“嘿,干什么呢?”楚天猛地一跺脚。没有预料中的犀利反击,梦雪慌乱的把手机反扣在桌上,面颊飞红,小声辩解道:“没,没什么。”若是以前定会拿梦雪反常的表现开玩笑,但此刻楚天脑袋空白一片,愣在当场,刚才余光瞥见梦雪手机上名叫“楚天”发的“起床了,小懒虫”和她准备回的“调皮”的表情。“你这人讨不讨厌呀,要上课了,快回自己座位。”楚天也不知自己是走还是被梦雪推回了座位。“梦雪”发来了一条信息,果然是“调皮”的表情。楚天茫然的抬起头,看着梦雪的背影,却无法将网络上的“梦雪”与她重合,她们根本就是两种性格,怎么会是同一个人呢?我喜欢的是网上的梦雪,还是现实的梦雪?我喜欢她们的人还是她们的性格?什么又是喜欢呢?她喜欢我吗?那她喜欢的是现实的我还是网路的我?还是说让网上的我喜欢网上的她,现实的我们互不相干?网上的感情我是认真的还是因为寂寞?我该怎么办呢?谁来教教我?看着梦雪脸上浅浅的甜蜜的笑容,万年冰山融化的绝美风景,楚天一阵恍惚,我喜欢的是网上的梦雪又何尝不是现实的梦雪呢?网络上的我难道就不是我了么?“滴,滴”梦雪发来一条信心“认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真名叫什么呢?我叫梦雪,你呢?”“楚天”没有犹豫,楚天简短的回复道。梦雪惊喜交加地回过头,正好对上楚天的目光,四目相对,仿佛这一刻便是永恒,此时他们眼中只有彼此,忘却时间,忘却喧哗,一股淡淡的情愫流淌在心间,眼角也似乎有了笑意。我真的很爱她

快滚开,你个死变态。”梦雪娇声吒道。梦雪是班上的女神,不论男女十有八九都喜欢她。她漂亮的不像话,也冷的惹人怕。对所有人都人不咸不淡,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尤其对楚天冷嘲热讽,各种看不惯。因为楚天的手臂曾意外蹭到梦雪的胸部。楚天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还是坐在了梦雪旁边,刚要说话,梦雪却轻哼着扭过头去,留给楚天一个漂亮的后脑勺。楚天尴尬地要死,不由得心里腹排道:难道就因为你长得漂亮,人人都得宠着你,哼,真是公主病。对,我怎么能跟一个有公主病的人一般计较呢,她需要关爱呀,我身为班长,更要关爱不良少女了。这样想着,似乎成了救世主一般,楚天顿时觉得自己高大起来,像俯瞰人类的神明般俯视梦雪。梦雪有些奇怪的看着楚天,原本面红耳赤的脸,变得面色红润起来,原来真的会变态呀,梦雪不禁折舌。两个各怀心思的人,终于完成了有史以来第一次完整的交谈,班上久置的工作也终于完成了。身为班长,工作上与梦雪有很多交集,自然免不了一顿奚落,每次,楚天都会想起网络上那个叫“梦雪”的女生。怎么认识,楚天记不太清,大概有两三年的光阴,她美丽、热情、聪明、善良、善解人意,和梦雪完全相反性格。当然了,前提是“梦雪”是个女的。这年头,网络变性人太多,你以为她是青春美少女,没准他是个猥琐抠脚大汉。不过,楚天能感觉到,“梦雪”是个女生,和她的名字一样纯洁。也许是一个人久了寂寞了,也许是情诗、爱情故事看多了,也许是体内荷尔蒙激素分泌过旺了。某天,和“梦雪”聊得正开心,楚天将情诗分享后,稀里糊涂就打了句“做我女朋友好不好?”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楚天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手心也沁出了汗,此刻他才深深了解到什么叫“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可能朋友都没得做。”他此刻很后悔,为什么要这么莽撞,万一朋友都做不了呢?一种莫名患得患失的感觉笼罩着楚天,他迅速把聊天窗口关掉,似乎这样就可以当作没发生,没说过那句话。“咳,咳”熟悉消息提示音响起,心脏似乎也随着头像的节奏在跳动,颤抖的手握着鼠标慢慢向下,猛地点开,弹出,楚天却同时闭上了眼,深呼吸,平复心跳,做一个悼念仪式,慢慢睁开眼,只见屏幕上的消息是,“好”后面跟着个笑脸。隔着屏幕楚天似乎都能看到“梦雪”看到消息时的笑靥如花。像一股电流遍全身,巨大的幸福感充满心田。心里酥酥麻麻的,楚天瘫软在床上。表白成功之后,二人迅速进入了热恋,每天都腻在手机上、电脑旁,说一些没有营养的废话,聊到很晚才睡。虽然聊到很晚才睡,楚天第二天上课依然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和“梦雪”发了句“吃床了,小懒虫”,余光看见梦雪对着手机傻笑,楚天悄悄走前去,准备吓一吓她。二人的关系有所改善,楚天不再觉得梦雪是傲娇公主病,梦雪也不再认为楚天是色狼死变态,所以敢开一些小玩笑。“嘿,干什么呢?”楚天猛地一跺脚。没有预料中的犀利反击,梦雪慌乱的把手机反扣在桌上,面颊飞红,小声辩解道:“没,没什么。”若是以前定会拿梦雪反常的表现开玩笑,但此刻楚天脑袋空白一片,愣在当场,刚才余光瞥见梦雪手机上名叫“楚天”发的“起床了,小懒虫”和她准备回的“调皮”的表情。“你这人讨不讨厌呀,要上课了,快回自己座位。”楚天也不知自己是走还是被梦雪推回了座位。“梦雪”发来了一条信息,果然是“调皮”的表情。楚天茫然的抬起头,看着梦雪的背影,却无法将网络上的“梦雪”与她重合,她们根本就是两种性格,怎么会是同一个人呢?我喜欢的是网上的梦雪,还是现实的梦雪?我喜欢她们的人还是她们的性格?什么又是喜欢呢?她喜欢我吗?那她喜欢的是现实的我还是网路的我?还是说让网上的我喜欢网上的她,现实的我们互不相干?网上的感情我是认真的还是因为寂寞?我该怎么办呢?谁来教教我?看着梦雪脸上浅浅的甜蜜的笑容,万年冰山融化的绝美风景,楚天一阵恍惚,我喜欢的是网上的梦雪又何尝不是现实的梦雪呢?网络上的我难道就不是我了么?“滴,滴”梦雪发来一条信心“认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真名叫什么呢?我叫梦雪,你呢?”“楚天”没有犹豫,楚天简短的回复道。梦雪惊喜交加地回过头,正好对上楚天的目光,四目相对,仿佛这一刻便是永恒,此时他们眼中只有彼此,忘却时间,忘却喧哗,一股淡淡的情愫流淌在心间,眼角也似乎有了笑意。我真的很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