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干网- _四方播播激情

记忆中有一次,本来六点钟就放假的我,硬是把家庭作业拖到了晚上九点,她生气极了,连甩了我几耳光,让我自己做作业。我觉得自己受到了天大的委屈,硕大的泪珠哗啦哗啦地从我棕色眼睛里落出,打湿了黄色的作业本。但我能怎么办?只有埋着头自己一个人做题。有一个客人来我妈那取衣服,看到我在桌子上做作业,还一直抽泣,轻轻地拍拍我的肩,鼓励我要好好学习,以后才有出息。妈送走那位客人,对我说,听到没,好好学习,你以为我是在害你吗?以后要好好学习才能有出息。

一月伊始,读了两本关于唐朝的小说。有风花雪月,也有烽烟铁骑;有忠孝节义,也有背信弃义;有坚贞不屈,也有始乱终弃。红尘百态如一锅大杂烩,令品者五味杂陈。那些情义千秋固然可歌可泣,那些阴诡权谋也令人咬牙切齿。温暖动人的小儿女情怀,慷慨激昂的家国情仇,在历史的长河里荡起笔墨的烟尘,成为泛黄的书卷。那些豪迈不羁的铮铮汉子,那些柔情似水的倾城红颜,淹没在滔滔时光里,不复追寻。

我想天空不会喜欢雾霾,因为它会遮挡天空的蔚蓝。我想夜空不会喜欢乌云,因为它会掩盖星星的闪烁。我想你不会喜欢自己带无形的面具,因为它遮蔽的不仅仅是你的容颜,更是你的心。

时间,会把所爱的人带走。会把在哪个不经意间的一暮。统统带走直到最后只剩下自己,但我相信。经历过一场暴风雨,和一场流年的沉淀。时间会把最后的人最后的事,沉淀为你当初想要的样子。时间改变了我们的模样,却改变不了。我们那颗最初的心,历过那场流年。时间匆匆而过,我们依然。随着时光慢慢走远,我们也跟着时光渐行渐远。

穿过莲花寺的大门,便是一座庭院,两边分别是伽蓝殿和祖庙,再往后便是几十级石梯,上得石梯便是天王殿,天王殿后面也是庭院,庭院两侧分别是钟楼和鼓楼,再往后,走完中轴线最高的基台,映入眼帘的便是大雄宝殿。殿外是茫茫云海,店内正中间是金黄闪闪的释迦摩尼佛成道像,他结跏跌坐,左手横放,右手直伸下垂,右边是药师佛(主管东方琉璃光世界),左边是阿弥陀佛(掌管西方极乐世界)。在大雄宝殿门口,便可听到阵阵梵音诵唱,木鱼声不绝于耳。